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杏坛小语

在“课堂实录”案例中多思考教者的教学设计、意图、语言及策略等

 
 
 

日志

 
 

元曲三百首——之三  

2014-07-01 10:25:1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正宫·叨叨令》  无名氏       
           
    只见青帘高挂垂杨树, 朱帘暮卷西山雨。       
    谁待向禁城狼虎丛中去, 我则待侬家鹦鹉洲边住。       
    倒大来快活也么哥, 快活也么哥,抵多少梦回明月生南浦。
    《正宫·塞鸿秋》     无名氏       
           
    爱他时似爱初生月,喜他时似喜梅梢月,       
    想他时道几首西江月,盼他时似盼辰钩月。       
    当初意儿别,今日相抛撇。       
    要相逄似水底捞明月。       
                  
    《正宫·塞鸿秋》山行警        无名氏       
           
    东边路西边路南边路,五里铺七里铺十里铺,       
    行一步盼一步懒一步,霎时间天也暮日也暮云也暮。       
    斜阳满地铺, 回首生烟雾。       
    兀的不山无数水无数情无数。       
   
    《正宫·塞鸿秋》       无名氏       
           
    一对紫燕儿雕梁上肩相并, 一对粉蝶儿花丛上偏相趁,       
    一对鸳鸯儿水面上相交颈, 一对虎猫儿绣凳上相偎定。       
    觑了动人情, 不由人心儿硬, 冷清清偏俺合孤零。
    《正宫·梧叶儿》    无名氏       
           
    青铜镜,不敢磨,磨着後照人多。       
    一尺水,一尺波,信人唆,那一个心肠似我。
    《正宫·梧叶儿》秋    无名氏       
           
    秋来制,渐渐凉,寒雁儿往南翔。       
    梧桐树,叶又黄,好凄凉,绣被儿空闲了半张。       
           
     
    《正宫·醉太平》讥贪小利者    无名氏       
           
    夺泥燕口,削铁针头,刮金佛面细搜求,无中觅有。       
    鹌鹑嗉里寻豌豆,鹭鸶腿上劈精肉,蚊子腹内刳脂油,亏老先生下手。       
                  
    《正宫·醉太平》    无名氏       
           
    泪溅端溪砚,情写锦花笺。       
    日暮帘栊生暖烟,睡煞梁间燕。       
    人比青山更远,梨花庭院。       
    月明闲却秋千。
    《正宫·醉太平》    无名氏       
           
    利名场事冗,林泉下心冲。       
    小柴门画戟古城东,隔风波数重。       
    华山云不到阳台梦,溪水不接桃源洞。       
    洛阳城不到武夷峰,老先生睡浓。
    《正宫·醉太平》   无名氏       
           
    堂堂大元,奸佞专权。       
    开河变钞祸根源,惹红巾万千。       
    官法滥刑法重黎民怨,人吃人钞买钞何曾见,       
    贼做官官做贼混愚贤,哀哉可怜。       
                  
    《中吕·朝天子》    无名氏       
           
    早霞,晚霞,妆点庐山画。       
    仙翁何处炼丹砂,一缕白云下。       
    客去斋余,人来茶罢,叹浮生指落花。       
    楚家,汉家,做了渔樵话。
    《中吕·朝天子》志感        无名氏       
           
    不读书有权,不识字有钱,不晓事倒有人夸荐。       
    老天只恁忒心偏,贤和愚无分辨。       
    折挫英雄,消磨良善,越聪明越运蹇。       
    志高如鲁连,德高如闵骞,依本分只落的人轻贱。       
           
    不读书最高,不识字最好,不晓事倒有人夸俏。       
    老天不肯辨清浊,好和歹没条道。       
    善的人欺,贫的人笑,读书人都累倒。       
    立身则小学,修身则大学,智和能都不及鸭青钞。
    《中吕·红绣鞋》     无名氏       
           
    窗外雨声声不住,枕边泪点点长吁。       
    雨声泪点急相逐,雨声儿添凄惨,泪点儿助长吁。
    枕边泪倒多如窗外雨。       
   
    《中吕·红绣鞋》赠妓      无名氏       
           
    长江水流不尽心事,终条山隔不断情思。       
    想着你,夜深沉,人静悄,自来时。       
    来时节三两句话,去时节一篇词。       
    记在你心窝儿里直到死。       
                  
    《中吕·快活三过朝天子四换头》叹四美    无名氏       
           
    良辰媚景换今古,赏心乐事暗乘除,       
    人生四事岂能无?不可教轻辜负。       
           
    唤取,伴侣,正好向西湖路,       
    花前沉醉倒玉壶,香滃雾,红飞雨。       
    九十韶华,人间客寓,把三分分数数,       
    一分是流水,二分是尘土,不觉的春将暮。       
           
    西园杖屦,望眼无穷恨有余,飘残香絮,歌残白苎,       
    海棠花底鹧鸪,杨柳梢头杜宇,都唤取春归去。
    《中吕·普天乐》   无名氏       
           
    他生得脸儿峥,庞儿正。       
    诸余里耍俏,所事里聪明。       
    忒可憎,没薄幸。       
    行里坐里茶里饭里相随定,恰便似纸幡儿引了人魂灵。       
    想那些个滋滋味味,风风韵韵,老老成成。       
                  
    《中吕·喜春来》闺情    无名氏       
           
    窄裁衫褃安排瘦,淡扫蛾眉准备愁。       
    思君一度一登楼。       
    凝望久,雁过楚天秋。
    《黄钟·人月圆》甘露怀古    徐再思       
           
    江皋楼观前朝寺,秋色入秦淮。       
    败垣芳草,空廊落叶,深砌苍苔。       
            
    远人南去,夕阳西下,江水东来。       
    木兰花在,山僧试问,知为谁开?
   
    [作者介绍]
    元代散曲作家。字德可,因喜食甘饴,故号甜斋。浙江嘉兴人。生卒年不详,与贯云石为同时代人,因贯号酸斋,故二人散曲,世称"酸甜乐府"。今存所作散曲小令约 100首。今人任讷又有将贯、徐二人散曲合为一编,名为《酸甜乐府》。
  徐再思的散曲以恋情、写景、归隐等题材为主,也有一些赠答、咏物为题的作品。他虽与贯云石齐名,风格却不尽相同,贯云石以豪爽俊逸为主,徐再思却以清丽工巧见长。《太和正音谱》评他的作品如"桂林秋月"。
  他的写景作品以〔水仙子〕《惠山泉》为佳,意境高远而奇巧,可以看出他工于炼字造句的特色。〔水仙子〕《夜雨》以"一声梧叶一声秋,一点芭蕉一点愁"来描绘凄婉的羁旅之情,细腻动人。他的写恋情作品,善于学习民间歌谣的表现手法,与贯云石的同类作品有相似之处。〔蟾宫曲〕《春情》写一害相思的女子"身似浮云,心如飞絮,气若游丝,空一缕余香在此"的情态,运用了散曲中连环句,韵字复用等形式特点,颇能尽其情致。〔沉醉东风〕《春情》又写出一女子猛然见到情人时的复杂的心理,她又想招呼,又怕被人瞧破,情态传神,人物灵动。这一部分作品清新活泼,成就较高。
    《商调·梧叶儿》春思    徐再思       
           
    芳草思南浦,行云梦楚阳,流水恨潇湘。       
    花底春莺燕,钗头金凤凰。       
    被面绣鸳鸯,是几等儿眠思梦想。
   
       《商调·梧叶儿》钓台      徐再思       
           
    龙虎昭阳殿,冰霜函谷关,风月富春山。       
    不受千钟禄,重归七里滩。       
    赢得一身闲,高似他云台将坛。
   
      《双调·蟾宫曲》春情     徐再思       
           
    平生不会相思,才会相思,便害相思。       
    身以浮云,心如飞絮,气若游丝。       
    空一缕余香在此,盼千金游子何之?       
    证候来时,正是何时?灯半昏时,月半明时。
 
    《双调·沉醉东风》春情   徐再思       
                 
    一自多才间阔,       
    几时盼得成合?       
    今日个猛见他门前过。       
    待唤着怕人瞧科。       
    我这里高唱当时《水调歌》。       
    要识得声音是我。       
           
    [注释]
    1.徐再思:元代后期著名散曲作家。
    2.多才间阔:多才,元曲中男女双方对其所爱的人亲昵的称呼。间阔,长久的分别。
    3.瞧科:即瞧见。       
   
    《双调·殿前欢》观音山眠松     徐再思          
           
    老苍龙,避乖高卧此山中。       
    岁寒心不肯为梁栋, 翠蜿蜒俯仰相从。       
    秦皇旧日封, 靖节何年种,丁固当时梦?        
    半溪明月,一枕清风。
   
      《双调·清江引》春夜     徐再思       
            
    云间玉箫三四声,人倚阑干听。       
    风生翡翠棂,露滴梧桐井,明月半帘花弄影。
   
       《双调·清江引》相思    徐再思        
           
    相思有如少债的,每日相催逼。        
    常挑着一担愁,准不了三分利,这本钱见他时才算得。
   
       《双调·寿阳曲》春情    徐再思       
           
    闲情绪,深院宇。       
    正东风满帘飞絮。        
    怕梨花不禁三月雨,是谁教燕衔春去。
    《双调·水仙子》弹唱佳人      徐再思       
           
    玉纤流恨出冰丝,瓠齿和春吐怨辞, 秋波送巧传心事。       
    似邻船初听时, 问江州司马何之。       
    青衫泪,锦字诗,总是相思。
   
        《双调·水仙子》惠山泉     徐再思       
           
    自天飞下九龙涎,走地流为一股泉,带风吹作干寻练。       
    问山僧不记年,任松梢鹤避青烟。       
    湿云亭上,涵碧洞前,自采茶煎。
   
       《双调·水仙子》夜雨        徐再思       
           
    一声梧叶一声秋,一点芭蕉一点愁, 三更归梦三更后。       
    落灯花棋未收, 叹新丰孤馆人留。       
    枕上十年事, 江南二老忧,都到心头。
   
       《越调·凭阑人》春愁     徐再思       
           
    前日春从愁里得,今日春从愁里归。        
    避愁愁不离,问春春不知。
   
  
    《越调·凭阑人》江行    徐再思       
           
    鸥鹭江皋千万湾,鸡犬人家三四间。        
    逆流滩上滩,乱云山外山。
   
       《越调·天净沙》秋江夜泊     徐再思       
           
    斜阳万点昏鸦,西风两岸芦花,船系浔阳酒家。        
    多情司马,青衫梦里琵琶。
   
       《中吕·红绣鞋》道院      徐再思       
           
    一榻白云竹径,半窗明月松声,红尘无处是蓬瀛。       
    青猿藏火枣,黑虎听黄庭,山人参内景。
   
       《中吕·阳春曲》闺怨         徐再思       
           
    妾身悔作商人妇,妾命当逢薄幸夫。        
    别时只说到东吴,三载余,却得广州书。
   
       《中吕·阳春曲》皇亭晚泊      徐再思       
           
     水深水浅东西涧,云去云来远近山。       
     秋风征棹钓鱼滩,烟树晚,茅舍两三间。
   
       《双调·楚天遥过清江引》    薛昂夫       
           
    有意送春归,无计留春住。       
    明年又着来,何似休归去。       
    桃花也解愁,点点飘红玉。       
    目断楚天遥,不见春归路。       
    春若有情春更苦,暗里韶光度。       
    夕阳山外山,春水渡傍渡。       
    不知那搭儿是春住处。
   
    [作者介绍]    
    薛昂夫,元代散曲家。回鹘(即今维吾尔族)人。原名薛超吾,以第一字为姓。先世内迁,居怀孟路(治所在今河南沁阳)。生卒年不详。祖、父皆封覃国公。汉姓为马,又字九皋,故亦称马昂夫、马九皋。据赵孟□《薛昂夫诗集序》(《松雪斋文集》),他曾执弟子礼于刘辰翁(1234~1297)门下,约可推知他生年约在元初至元年间。历官江西省令史,佥典瑞院事、太平路总管、衢州路总管等职。薛昂夫善篆书,有诗名,诗集已佚。诗作存于《皇元风雅后集》、《元诗选》等集中。
  薛昂夫的散曲前祧马致远,以疏宕豪放为主,而豪放中又见华美,象小令〔山坡羊〕三首,〔塞鸿秋〕《凌敲台怀古》等,都可以看到他的特色。题材以傲物叹世,乐隐怀古为主。
  散曲作品存小令60余首,套数3首,见录于《阳春白雪》、《太平乐府》、《乐府群珠》等集中。(吕薇芬)

     《双调·庆东原》西皋亭适兴     薛昂夫       
           
    兴为催租败,欢因送酒来,酒酣时诗兴依然在。       
    黄花又开,朱颜未衰,正好忘怀。       
    管甚有监州,不可无螃蟹。       
                 
   
   《金盏儿》    杨果       
           
    减容姿,瘦腰肢,绣床尘满慵针指。       
    眉懒画,粉羞施,憔悴死。       
    无尽闲愁将甚比,恰如梅子雨丝丝。
   
    [作者介绍]
    杨果(1195-1269),字正卿,号西庵,祁州蒲阴(今河北安国)人,金哀宗朝进士。历任县令,以清廉幹练著称。入元后,官至参知政事,出为怀孟路总管。著有《西庵集》。散曲现存不多。风格偏于典雅。从他的作品中,我们可以窥见传统诗歌创作由词向曲过渡的痕迹。       
   
   《绿窗愁》   杨果       
           
    有客持书至,还喜却嗟咨。       
    未委归期约几时,先拆破鸳鸯字。       
    原来则是卖弄他风流浪子。       
    夸瀚墨,显文词,枉用了身心空费了纸。
   
  
   《仙吕·翠裙腰》(选)    杨果       
           
    莺穿细柳翻金翅,迁上最高枝。       
    海棠零乱飘阶址,坠胭脂。       
    共谁同唱送春词?
   
  
   《越调·小桃红》   杨果       
           
    碧湖湖上柳阴阴,人影澄波浸,常记年时对花饮。       
    到如今,西风吹断回文锦。       
    羡他一对,鸳鸯飞去,残梦蓼花深。
   
  
    《越调·小桃红》    杨果       
           
    采莲人和采莲歌,柳外兰舟过。       
    不管鸳鸯梦惊破,夜如何?       
    有人独上江楼卧。       
    伤心莫唱,南朝旧曲,司马泪痕多。
   
  
   《越调·小桃红》   杨果       
               
    满城烟水月微茫,人倚兰舟唱,常记相逄若耶上。        
    隔三湘,碧云望断空惆怅。       
    美人笑道:莲花相似,情短藕丝长。
   
 
    《越调·凭栏人》寄征衣     姚燧       
           
    欲寄君衣君不还,不寄君衣君又寒。       
    寄与不寄间,妾身千万难。
   
    [作者介绍]
    姚燧(1238~1313)元代文学家。字端甫,号牧庵,原籍营州柳城(今辽宁朝阳),迁居河南洛阳。姚燧3岁丧父,随伯父姚枢居苏门,后被荐为秦王府文学,官至翰林学士承旨。著有《文集》50卷,今存《牧庵集》36卷,内有词曲2卷,门人刘时中为其作《年谱》。
  姚燧以散文见称。宋濂撰《元史》说他的文辞,闳肆豪刚,“有西汉风”。黄宗羲甚至说他的文“非有明一代作者所能及”(《明文授读序》),称颂备至。       
                 
    《中吕·喜春来》      姚燧       
           
    笔头风月时时过,眼底儿曹渐渐多,有人问我事如何?       
    人海阔,无日不风波。  
   
      
    《黄钟·人月圆》卜居外家东园    元好问       
           
    重冈已隔红尘断,村落更年丰。       
    移居要就,窗中远岫,舍后长松。       
    十年种木,一年种谷,都付儿童。       
    老夫惟有,醒来明月,醉后清风。       
           
    玄都观里桃千树,花落水空流。       
    凭君莫问,清泾浊渭,去马乘牛。       
    谢公扶病,羊昙挥涕,一醉都休。       
    古今几度,生存华屋,零落山丘。
   
    [作者介绍]
    元好问(1190——1257)字欲之,忻州人,金时杰出的文学家。元好问年轻时,正值蒙古军南侵,山西各地兵荒马乱,他带着母亲,逃到河南。残酷的生活现实和颠沛流离的遭遇,给元好问以深刻的影响。他初步了解了社会和人民,开始创作一些反映现实,诅咒战争的诗歌。同时,写下了《论诗绝句》30首,对魏晋以来的诗歌作了系统的批评,在文学批评上享有很高的地位。
  金亡后,元好问避居家乡,专事著述。他痛感国破家亡的痛苦,满怀悲愤写下了大量优秀的现实主义诗篇。另外,他还著有《中州集》、《壬辰杂编》等史书。元人撰写金史,多取材于此。 
      
   
    《双调·小圣乐》骤雨打新荷    元好问       
           
    绿叶阴浓,遍池塘水阁,偏趁凉多。       
    海榴初绽,妖艳喷香罗。       
    老燕携雏弄语,有高柳鸣蝉相和。       
    骤雨过,珍珠乱糁,打遍新荷。       
           
    人生有几,念良辰美景,一梦初过。       
    穷通前定,何用苦张罗?        
    命友邀宾玩赏,对芳樽浅酌低歌。       
    且酩酊,任他两轮日月,来往如梭。
   
                  《摸鱼儿》  元好问        
               
    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许?天南地北双飞客,老翅几回寒暑。欢乐趣,别离苦,就中更有痴儿女。君应有语,渺万里层云,千山暮雪,只影向谁去?        
    横汾路,寂寞当年箫鼓,荒烟依旧平楚。招魂楚些何嗟及,山鬼暗啼风雨。天也妒,未信与,莺儿燕子俱黄土。千秋万古,为留待骚人,狂歌痛饮,来访雁邱处。
   
                                   
        《黄钟·人月圆》春日湖上   张可久       
           
    小楼还被青山碍,隔断楚天遥。       
    昨宵入梦,那人如玉,何处吹箫?       
    门前朝暮,无情秋月,有信春潮。       
    看看憔悴,飞花心事,残柳眉梢。
   
    [作者介绍]
    张可久(约1280~1348后),元代散曲作家。一说名久可,号小山。庆元(今浙江宁波)人。生活年代比卢挚、马致远晚。《录鬼簿》把他列入“方今才人相知者”一类。他的生平不可详考,只知他颇长寿,至正年间尚在世。《录鬼簿》说他:“路吏转首领官”,首领官为民务官,相当于税课大使(又有说是掌文牍的小吏)。他还曾为“桐庐典使”,70多岁时曾为“昆山幕僚”,约80岁左右尚为“监税松源”。他时官时隐,足迹遍及江、浙、皖、闽、湘、赣等地,一生奔波,不太得志。
  张可久长期为吏的身世,对他的创作很有影响。生活的坎坷,不免使他抑郁感伤,他的〔庆东原〕《和马致远先辈韵》九首,抒发了穷通无定,世态炎凉的感慨。有时不免联想到百姓的疾苦和世道的险恶:“伤心秦汉,生民涂炭,读书人一声长叹”(〔卖花声〕《怀古》),“比人心山未险”(〔红绣鞋〕《天台瀑布寺》)。他在〔醉太平〕《感怀》中,更写道:“水晶环入面糊盆,才沾粘便滚。文章糊成了盛钱囤,门庭改做迷魂阵,清廉贬入睡馄饨,葫芦提倒稳”,揭示了当时社会黑白颠倒、贤愚不分的现实。只是这种愤世疾俗的作品,为数不多。
  向往归隐,描写归隐生活的情和景,在张可久的作品中更多一些。“归隐”虽然是一个传统的题材,而对张可久来说,有其特殊的深切的思想内涵。他一生奔波于宦海,在悬车之年尚出仕小吏,有不得已的苦衷。因此在以“归兴”、“旅思”、“道中”命名的篇章中,常常表现出悲凉的情绪和对安定的田园生活的渴望。如:“二十五点秋更鼓声,千三百里水馆邮程。青山去路长,红树西风冷,百年人半纸虚名”(〔沉醉东风〕《秋夜旅思》),客观上反映了元代士人沉抑下僚的艰辛颠沛的境况。张可久笔下的隐逸生活,又是表现得那样恬淡闲适,如“依松涧,结草庐,读书声翠微深处。人间自晴还自雨,恋青山白云不去。”(〔落梅风〕《碧云峰书堂》)由于他经历丰富,游遍江南胜景,所以还有不少写景之作。
  张可久结交的多为官员和文人,因此他的生活面比较狭窄,作品内容不够广阔,他有不少唱和之作,不论在思想上或艺术上,都显得平庸。同时,他的社会地位和经历又决定了他的生活态度比较顺从,虽有愤懑和不满,都表现出一种“怨而不怒”的色彩。
  张可久是元代散曲“清丽派”的代表作家。明朱权《太和正音谱》誉之为“词林之宗匠”。许光冶说他“俪辞追乐府之工,散句撷宋唐之秀。”(《江山风月谱·自序》)他的散曲的主要艺术特色是:①讲究格律音韵;②着力于炼字炼句,对仗工整,字句和美;③融合运用诗、词作法,讲究蕴藉工丽,而且常常熔铸诗、词名句,藉以入于典雅。这些特点在他的著名套曲〔一枝花〕《湖上晚归》中有充分的表现:“长天落彩霞,远水涵秋镜;花如人面红,山似佛头青。生色围屏,翠冷松云径,嫣然眉黛横。但携将旖旎浓香,何必赋横斜瘦影。”这里用丰富的比拟和想象,勾勒西湖晚景,精心雕章琢句,融合前人名句,创造出恬静清雅的境界,被李开先誉为“千古绝唱”。
  张可久的作品,为求脱离散曲原有的白描的特色而入于雅正,在创作中有过于注重形式美的缺点。但是作为一种清丽的风格,自成元代散曲群芳中的一葩,他的作品使散曲园地更加丰富多彩。尤其是他的写景作品,有独到的功夫,如“云冉冉,草纤纤,谁家隐居山半掩?水烟寒,溪路险,半幅青帘,五里桃花店。”(〔迎仙客〕《括山道中》)这类精致优美的小令,写出江南旖旎明媚的风光,给人以美的享受。
  张可久享誉当时,是一代曲风转捩的关键人物。元代前期散曲崇尚自然真率,后期则追求清丽雅正。张可久以他的创作实践,在这一转变中起了重要作用。他的作品在后期被视为典范,如《录鬼簿》在论及某些作家时,往往要以他作为榜样进行比较,足见他在散曲史上的重要地位。
  张可久的散曲作品,当时即已集成。《录鬼簿》中记载:“有《今乐府》盛行于世,近有《吴盐》、《苏堤鱼唱》”(天一阁本)。又据《录鬼簿》胡正臣条所记,知其子胡存善曾编《小山乐府》。今所存张可久散曲集,有天一阁本《小山乐府》;影元抄本《北曲联乐府》;明李开先辑《张小山小令》;徐渭辑《小山乐府》;清夏煜《张小山小令选》;清劳权辑《张小山北曲联乐府》(为元刊本文过录本,又经校勘,增《补遗》);以及任讷《散曲丛刊》本《小山乐府》等。其作品据隋树森《全元散曲》所辑,共存小令855首,套曲9首。
                  
   
    《黄钟·人月圆》春晚次韵    张可久       
           
    萋萋芳草春云乱,愁在夕阳中。       
    短亭别酒,平湖画舫,垂柳骄骢。       
    一声啼鸟,一番夜雨,一阵东风。       
    桃花吹尽,佳人何在,门掩残红。
   
  
    《黄钟·人月圆》客垂虹    张可久       
           
    三高祠下天如镜,山色浸空濛。       
    莼羹张翰,渔舟范蠡,茶灶龟蒙。       
    故人何在,前程那里,心事谁同?       
    黄花庭院,青灯夜雨,白发秋风。
   
  
    《黄钟·人月圆》山中书事     张可久       
           
    兴亡千古繁华梦,诗眼倦天涯。       
    孔林乔木,吴宫蔓草,楚庙寒鸦。       
    数间茅舍,藏书万卷,投老村家。       
    山中何事,松花酿酒,春水煎茶。
   
  
    《黄钟·人月圆》吴门怀古      张可久       
           
    山藏白虎云藏寺,池上老梅枝。       
    洞庭归兴,香柑红树,鲈脍银丝。       
    白家池馆,吴王花草,长似坡诗。       
    可人怜处,啼乌夜月,犹怨西施。
   
   
    《黄钟·人月圆》雪中游虎丘   张可久       
           
    梅花浑似真真面,留我何阑干。       
    雪晴天气,松腰玉瘦,泉眼冰寒。       
    兴亡遗恨,一丘黄土,千古青山。       
    老僧同醉,残碑休打,宝剑羞看。
   
  
    《南吕·四块玉》客中九月     张可久       
           
    落帽风,登高酒。       
    人远天涯碧云秋,雨荒篱下黄花瘦。       
    愁又愁,楼上楼,九月九。
   
  
    《双调·殿前欢》爱山亭上   张可久       
           
    小阑干,又添新竹两三竿。       
    倒持手版技颐看,容我偷闲。       
    松风古砚寒,藓土白石烂,蕉雨疏花绽。       
    青山爱我,我爱青山。
   
  
    《双调·殿前欢》离思     张可久       
           
    月笼沙,十年心事付琵琶。       
    相思懒看帏屏画,人在天涯。       
    春残豆蔻花,情寄鸳鸯帕,香冷茶蘼架。       
    旧游台榭,晓梦窗纱。
   
 
    《双调·落梅风》春情   张可久       
           
    秋千院,拜扫天,柳荫中躲莺藏燕。       
    掩霜纨递将诗半篇,怕帘外卖花人见。       
   
  
    《双调·清江引》春思     张可久       
           
    黄莺乱啼门外柳,细雨清明后。       
    能消几日春,又是相思瘦。       
    梨花小窗人病酒。
   
 
    《双调·清江引》老王将军   张可久       
           
    纶巾紫髯满把,老向辕门下。       
    霜明宝剑花,尘暗银鞍帕。       
    江边草青闲战马。
   
 
    《双调·清江引》秋怀    张可久       
           
    西风信来家里,问我归期未?       
    雁啼红叶天,人醉黄花地,芭蕉雨声秋梦里。
   
 
    《双调·庆东原》次马致远先辈韵   张可久       
           
    山容瘦,木叶凋。       
    对西窗尽是诗材料。       
    苍烟树杪,残雪柳条,红日花梢。       
    他得志笑闲人,他失脚闲人笑。
   
    《双调·水仙子》别怀    张可久       
           
    飞花和雨送兰舟,细柳垂烟掩画楼,啼痕带酒淹罗袖。       
    换金杯劳玉手。大江流不尽诗愁。       
    象牙床上,鲛绡枕头,梦到并州。
   
 
    《双调·水仙子》梅边即事    张可久       
           
    好花多向雨中开,佳客新从云外来。       
    清诗未了年前债,相逢且开怀。       
    曲阑干碾玉亭台,小树粉蝶翅,苍苔点鹿胎,踏碎青鞋。
   
  
    《双调·水仙子》秋思     张可久       
           
    天边白雁写寒云,镜里青鸾瘦玉人,秋风昨夜愁成阵。       
    思君不见君,缓歌独自开樽。       
    灯挑尽,酒半醺,如此黄昏。
   
 
    《双调·水仙子》西湖废圃    张可久       
           
    夕阳芳草废歌台,老树寒鸦静御街,神仙环珮今何在?       
    荒基生暮霭,叹英雄白骨苍苔。       
    花已飘零去,山曾富贵来,俯仰伤怀。
   
  
    《双调·折桂令》次韵    张可久       
           
    唤西施伴我西游,客路依依,烟水悠悠。       
    翆树啼鹃,青天旅雁,白雪盟鸥。       
    人倚梨花病酒,月明杨柳维舟。       
    试上层楼,绿满江南,红褪春愁。
   
 
   
    《双调·折桂令》村庵即事   张可久       
           
    掩柴门啸傲烟霞,隐隐林峦,小小仙家。       
    楼外白云,窗前翠竹,井底朱砂。       
    五亩宅无人种瓜,一村庵有客分茶。       
    春色无多,开到蔷薇,落尽梨花。   
   
    
    
    《双调·折桂令》九日    张可久       
           
    对青山强整乌纱,归雁横秋,倦客思家。       
    翠袖殷勤,金杯错落,玉手琵琶。       
    人老去西风白发,蝶愁来明日黄花。       
    回首天涯,一抹斜阳,数点寒鸦。
   
  
   
    《双调·折桂令》西陵送别    张可久       
           
    画船儿载不起离愁,人到西陵,恨满东州。       
    懒上归鞍,慵开泪眼,怕倚层楼。       
    春去春来,管送别依依岸柳。       
    潮生潮落,会忘机泛泛沙鸥。       
    烟水悠悠,有句相酬,无计相留。
   
  
    《越调·凭栏人》江夜     张可久       
                  
    江水澄澄江月明,江上何人搊玉筝?       
    隔江和泪听,满江长叹声。 
   
    [注释]
    1.搊:(chou1)         
                            
               越调·凭阑人》湖上    张可久       
           
    江水澄澄江月明,江上何人掐玉筝?       
    隔江和泪听,满江长叹声。

  评论这张
 
阅读(122)|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