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杏坛小语

在“课堂实录”案例中多思考教者的教学设计、意图、语言及策略等

 
 
 

日志

 
 

叶圣陶语文教育思想摘编(六)  

2012-03-22 10:37:38|  分类: 名师名家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叶圣陶语文教育思想摘编(六)

作者:刘国辉

第三部分:写作教学

  一、写作教学的目标

  ●国文课写作教学的目的,在养成学生两种习惯:(一)有所积蓄,尽量用文字发表;(二)每逢用文字发表,须尽力在技术上用功夫。

  ——《论写作教学》,见《叶圣陶语文教育论集》第434页

  ●写作既是生活上不可缺少的一个项目,自该完全摆脱八股的精神,顺着自然的途径,消极方面不阻遏发表的欲望,积极方面更诱导发表的欲望,这样来着手训练。

  ——《论写作教学》,见《叶圣陶语文教育论集》第438页

  二、有所积蓄尽量用文字发表(即喜欢写)

  (一)明确写作目的。

  ●关于作文教学,我想,大概先得想想学生为什么要学作文。要回答似乎并不难,当然是:人在生活中在工作中随时需要作文,所以要学作文。在从前并不是人人需要,在今天却人人需要。写封信,打个报告,写个总结,起个发言稿,写一份说明书,写一篇研究论文,诸如此类,不是各行各业的人经常要做的事吗?因此要求学生要学好作文,在中学阶段打下坚实的基础。

  ——《大力研究语文教学,尽快改进语文教学》,见《叶圣陶语文教育论集》第154页

  ●从前读书人学作文,最主要的目标在考试,总要作的能使考官中意,从而取得功名。现在也有考试,期中考试,期末考试,还有升学考试。但是,我以为现在学生不宜存有为考试而学作文的想头。只要平时学得扎实,作得认真,临到考试总不会差到哪里。推广开来说,人生一辈子总在面临考试,但就作文而言,刚才说的写封信打个报告之类其实也是考试,不过通常叫作“考验”不叫作“考试”罢了。学生学作文就是要练成一种熟练技能,一辈子能经得起这种最广泛意义的“考试”即“考验”,而不是为了一时的学期考试和升学考试。

  ——《大力研究语文教学,尽快改进语文教学》,见《叶圣陶语文教育论集》第154页

  (二)激发写作兴趣。

  ●作文教学要有收效,我认为首先要做到以下两点:第一,让学生深刻理解作文的重要。在现代的社会里,光靠口说是不够的,处处需要动笔写。动笔写文章应该是人人必须具备的一种技能;第二,让学生喜欢作文,对作文深感兴趣。

  ——《论写作教学》,见《重读叶圣陶·走新课标》第200页

  ●国文课定期命题作文,原是不得已的办法。写作的根源是发表的欲望;正同说话一样,胸中有所积蓄,不吐不快。同时写作是一种技术;有所积蓄,是一回事;怎样用文字表达所积蓄的,使它恰到好处,让自己有如量倾吐的快感,人家有情感心通的妙趣,又是一回事。依理说,心中有所积蓄,自然要说话;感到说话不足以行远传久,自然要作文。

  ——《论写作教学》,见《叶圣陶语文教育论集》第434页

  (三)写作要充实生活。

  ●写文章不是什么神秘的事,艰难的事。文章的材料是经验和意思,文章的根据是语言。只要有经验和意思,只要会说话加上会识字写字,就能够写文章了。这不是寻常不过容易不过的事情吗?所谓好的文章,也不过材料选的精当一点,话说得周密一点罢了。如果单为着要写好文章而去求经验和意思的精当,语言的周密,那就是本末倒置。但是一个人在实际生活中,本来就该求经验和意思的精当,语言的精密。这为的不是写文章,为的是生活。生活中有这样修养的人往往会觉得有许多文章要写,而写出来的往往是好文章。

  ——《〈文章例话〉序》,见《叶圣陶语文教育论集》第225页

  ●要“言之有物”,“必须要先有所感,先有所思”……“感情与思想不但是做文章的两大源泉,同时也是做人的两大要素。然而对于这两者,现在的学校教育是不但忽略,并且阻碍了学生的发展。”

  ——《再读〈中学生国文程度的讨论〉》,见《重读叶圣陶·走进新课标》第22页

  ●生活的充实是没有止境的,因为这并非如一个瓶罐,有一定的容量,而是可以无限地扩大,从不嫌其过大过充实的。若说要待充实到极度之后才得作文,则这个时期将永远不会来到。

  ——《作文论》,见《叶圣陶语文教育论集》第359页

  ●作文原是生活的一部分。我们的生活充实到某程度,自然要说某种的话,也自然能说某种的话。

  ——《作文论》,见《叶圣陶语文教育论集》第360页

  ●作文这种事情离不开生活,生活充实到什么程度,才会写成什么文字。所以论到根本,除了不间断地向着求充实的路走去,更没有可靠的预备方法。

  ——《作文论》,见《叶圣陶语文教育论集》第363页

  ●生活就如泉源,文章犹如溪水,泉源丰盈而不枯竭,溪水自然活泼地流个不歇。

  ——《〈文章例话〉序》,见《叶圣陶语文教育论集》第225页

  ●“要写出诚实的、自己的话”,空口念着是没用的,应该去寻到它的源头,有了源头才会不息地倾注出真实的水来。……生活充实,才会表白出、抒发出真实的、深厚的情思来。生活充实的涵义,应是阅历的广,明白得多,有发现的能力,有推断的方法,情性丰厚,兴趣饶富,内外合一,即知即行,等等。

  ——《作文论》,见《叶圣陶语文教育论集》第359页

  (四)命题要钻到学生心里去。

  ●命题作文,不仅练笔,实为训练脑筋,使其就某一事物详悉思之。思之既明,取舍自定,条理自见。苟不为作文练习,学生于所见所闻或皆知之不详,识之不真,此于学习或从事工作,俱有不利。由作文练习启其精思之途,逐渐养成良习,则其效不仅在于能作文而已也。

  ——《语文教育书简》,见《叶圣陶语文教育论集》第716页

  ●心有所思,情有所感,而后有所撰作。惟初学作文,意在练习,不得已而采命题作文之办法。苟题意所含非学生所克胜,勉强成篇,此与其兴味及推理力摧残殊甚。是以教者命题,题意所含必学生心所能思。或使推究,或使整理,或使抒其情绪,或使表其意志。至于无谓之翻案,空泛之论断,即学生有作,尚宜亟为矫正;若以之命题,自当切戒。

  ——《对于小学作文教授之意见》,见《叶圣陶语文教育论集》第347页

  ●题目先文章而有呢,还是先有了文章才有题目?这很容易回答。可是问题不应该这样提。我们胸中有了这么一段意思,一种感情,要把它留下来,让别人知道,或者备自己日后覆按,这时候才动手写文章。在写下第一个字之前,我们意识着那意思那情感的全部。在意思的全部里必然有论断或主张之类,在情感的全部里至少有一个集注点:这些统称为中心。把这些中心写成简约的文字,不就是题目么?……我们可以决定地说的,是先有了意思情感才有题目。

  ——《作自己想作的题目》,见《叶圣陶语文教育论集》第395页

  ●胸中不先有意思情感,单有一个题目,而要动手写文章,我们有这样的时机么?没有的。既没有意思情感,写作的动机便无从发生。题目生根与意思情感没有根,那悬空无着的题目从何而来呢?

  但是,我们中学生确有单有一个题目而也要动手写文章的时机。国文教师出了题目教我们作文,这时候,最先闯进胸中的是题目,意思情感之类无论如何总要迟来这么一步。这显然违反了一篇文章产生的自然程序。若因为这样就不愿作文,那又只有贻误自己。作文也同诸般技术一样要达到运用自如的境界,必须经过充分的练习。

  ——《作自己想作的题目》,见《叶圣陶语文教育论集》第396页

  ●叙写一个男主人公或女主人公初恋的经过,题目是《初恋》。诸如此类,都是先有一些要说的材料,后有一个标明的题目。这是自然的、顺当的。咱们决不会先定下一个题目,然后去找寻要说的材料。如果这样,就是勉强要说话,勉强的话又何必说呢?可是国文课内有写作练习的项目,由教师出题目;各种考试要测应试者的写作能力,由主试者出题目。练习者与应试者见了题目,就得找寻一些材料来说,也就是勉强要说话,这显然是不自然不顺当的事。要弥补这个缺陷,全靠出题目的人不凭主观,能够设身处地,就练习者与应试者着想。出题目的人如能揣度练习者与应试者在某一范围内应该有话可说,说出来也并不勉强,就从这个范围内出个题目,那么,练习者与应试者执笔作文,就同自己来要说话没有什么两样。要说督促练习,惟有出这样的题目才真是督促练习,因为这可以鼓起写作的欲望,使练习者体会到有话可说才是有文可写。要说测验写作能力,惟有出这样的题目才真能测验写作能力,因为把要说的话写得好或不好,才是写作能力的好或不好。这儿说的只是寻常不过的话,并无深文大义,头脑清楚一点的人都会明白。无奈事实上,多数的出题的人偏不明白。

——《读罗陈两位先生的文章》,见《叶圣陶语文教育论集》第38-39页

  ●现在说一说命题作文。咱们平时作文,总是为了实际需要,……而教师出个题目让学生作文的时候,学生并没有作文的实际需要,只因为要他们练习作文,才出个题目让他们作。就实际说,这有点儿本末倒置,可是练习又确乎必不可少。因此,命题作文只是个不得已的办法,不是合乎理想的办法。

  ——《大力研究语文教学,尽快改进语文教学》,见《叶圣陶语文教育论集》第155页

  ●命题作文,人人知道不对。我以为定期作文,也不很自然。果真儿童心灵充分发展,则随时有丰妙的情思,便随时可以作文。即如阅览书籍,笔记所得,也是一种作文的练习。总之,简单干枯的生活里,一切不能着手,趣味的生活里,才可找到一切的泉源。

  ——《国文教授之方法》,见《重读叶圣陶·走进新课标》第46页

  ●我曾经想,能不能从小学高年级起,就使学生养成写日记的习惯呢?或者不写日记,能不能养成写笔记的习惯呢?凡是干的、玩的、想的、觉得有意思就记。一句两句也可以,几百个字也可以,不勉强拉长,也不硬要缩短。总之事实求是,说老实话,对自己负责。……我只觉得这样的习惯假如能够养成,命题作文的办法似乎就可以废止,教师只要抽看学生的日记本或笔记本,给他们一些必要的指点就可以了。

  ——《大力研究语文教学,尽快改进语文教学》,见《叶圣陶语文教育论集》第156页

  ●定期命题作文是不得已的办法,这一层意思,就教师说,非透彻理解不可。理解了这一层,才能使不自然的近于自然。教师命题的时候必须排除自己的成见与偏好;惟据平时对于学生的观察,测知他们胸中该当积蓄些什么而就在这范围之内拟定题目。学生遇见这种题目,正触着他们胸中所积蓄,发表的欲望被引起了,对于表达的技术自当尽力用功夫;即使发表的欲望还没有到不吐不快的境界,只要按题作去,总之是把积蓄的拿出来,决不用将无作有,强不知以为知,勉强的成分既少,技术上的研摩也就绰有余裕。题目虽是教师临时出的,而积蓄却是学生原来有的。

  ——《论写作教学》,见《叶圣陶语文教育论集》第435页

  ●教师命题的时候必须排除自己的成见与偏好;惟据平时对于学生的观察,测知他们胸中该当积蓄些什么,而就在这范围之内拟定题目。学生遇见这种题目,正触着他们胸中所积蓄,发表的欲望被引起了,对于表达技术自当尽力用功夫;即使发表的欲望还没有到不吐不快的境界……而积蓄却是学生原来有的。

  ——《论写作教学》,见《叶圣陶语文教育论集》第435页

  ●希望教师能够了解学生的生活,能够设身处地地想象学生内部意思和情感,然后选定学生能够作的愿意作的题目给学生作。如果这样,教师出题目就等于唤起学生作文的动机。

  ——《作自己想做的题目》,见《叶圣陶语文教育论集》第396页

  ●我曾经想,我当教师的时候师生只是在课堂里见面,出了课堂就难得碰头了;现在可不然,在课外师生也常在一块儿,因此,学生平时干什么,玩什么,想些什么,教师多少有个数。有个数,出题目就有了考虑的范围;就叫学生把干的、玩的、想的写出来,他们绝不会感到没有什么可写。再加上恰当的鼓动,引起他们非写出来不可的强烈欲望。那么,他们虽然按教师的题目作文,同时也是为了实际需要而作文了。命题作文既然是不得已的办法,总要经常顾到学生有什么可写,总要想方设法鼓动他们的积极性,使他们觉得非写出来不可。我料想,必然有好些教师已经这么做,而且有了具体而有效的方法了,那是很值得提供给大家研究观摩的。

   ——《大力研究语文教学,尽快改进语文教学》,见《叶圣陶语文教育论集》第155页

  ●我可以这样回答,凡是贤明的国文教师,他出的题目应当不超出学生的经验范围,他应当站在学生的立脚点上替学生设想,什么材料是学生经验范围内的,是学生所能写的、所要写的,经过选择才定下题目来。这样学生同写一封信、作一篇游记一样,仍然是为着发表自己的经验而写作,同时又得到了练习的益处。

  ——《写作什么》,见《叶圣陶语文教育论集》第413页

  ●作文出题是个问题。最近有一个学校拿来两篇作文让我看看,是初中三年级学生写的,题目是《伟大鲁迅的革命精神》。两篇里病句很多,问我该怎样教学生避免上面这些病句。我看,病句这么多,毛病主要出在题目上。初中学生读了鲁迅的几篇文章,就要他们写鲁迅的革命精神。他们写不出什么却要勉强写,病句就不一而足了。

  有些老师说《难忘的一件事》《我的母亲》之类的题目都出过了,要找几个新鲜题目,搜索枯肠,难乎其难。我想,现在老师都是和学生经常在一起的,对学生了解得多,出题该不会很难。

  ——《阅读是写作的基础》,见《叶圣陶语文教育论集》第493页

  ●训练写作的人只须平心静气问问自己:(一)平时对学生的训练是不是适应他们当前所有的积蓄,不但不阻遏他们,并且多方诱导他们使他们尽量拿出来?(二)平时出给学生做的题目是不是切近他们的见闻、理解、情感、思想等等?总而言之,是不是切近他们的生活,借此培植“立诚”的基础?(三)学生对于作文的反应是不是认为非常自然的不做不快的事,而不认为教师硬要他们去做的无谓之举?如果答案都是否定的,便可知道写作教学的成绩不好,其咎不尽在学生,训练者是该负大部分的责任。

  ——《论写作教学》,见《叶圣陶语文教育论集》第439-440页

《教学二十韵》

 

叶圣陶

 

教亦多术矣,运用在乎人,孰善孰寡效,贵能验诸身。

 

为教纵详密,亦仅一隅陈,贵能令三反,触处自引伸。

 

陶不求甚解,疏狂不可循。甚解岂难致?潜心会本文。

 

作者思有路,遵路识斯真。作者胸有境,入境始与亲。

 

一字未宜忽,语语悟其神,惟文通彼此,譬如梁与津。

 

学子由是进,智赡德日新。文理亦畅晓,习焉术渐纯。

 

操觚令抒发,二事有可云,多方善诱导,厥绩将无伦。

 

一使需之切,能文意乃申,况复生今世,交流特纷纭。

 

二使乐其业,为文非苦辛,立诚最为贵,推敲宁厌频。

 

常谈贡同辈,见浅意殷勤。前途愿共勉,服务于新民。

 

一九六二年

干国祥:其实叶圣陶是不错的,可惜,没有非常好的叶圣陶的语文教育思想点评本。就像礼记没有好的注释批评本,不能直接用作教材一样。叶的理论中,有许多非常精彩的地方,也有许多谬误——因为历史原因。这些都需要辨析,才能作为指引性的文本。

我读过不少叶圣陶的,而且我认为他整体素养(文学文化加语文)肯定高过王荣生,但是,就语文的课程研究而言,王的清晰度,是目前无人可替代的,而叶老的,倒并不是不可替代的——因为关于文学批评,文学素养这一块,毕竟文学批评大家们,可能更系统一些。但现在似乎还缺少一个在课程与传统路子的阅读思想都达到一定的高度,从而可以比较妥帖地甄选、评析叶老留下的金砂泥沙俱存的思想。譬如上面《二十韵》中,这句对陶潜读书的评价就犯了错:“陶不求甚解,疏狂不可循。”——这是错误的评价,但下面这几句就比较精妙:“甚解岂难致?潜心会本文。作者思有路,遵路识斯真。作者胸有境,入境始与亲。一字未宜忽,语语悟其神,惟文通彼此,譬如梁与津。”不过,如果不能解得前面一句错误,后面的精妙就存下一个天大的漏洞。不知流沙能否隐约猜测到,我想说的漏洞是什么,以及为何叶对陶的批评,是有问题的。

流沙:干老,能否开坛作狮子吼?就叶老的《二十韵》

干国祥:皮鼓说是老生常谈也确有些道理的,因为叶老自己也说这只是“常谈”“浅见”而已。不过现在确实是一个缺乏常识的时代,这些韵文里,也确有一些被术语所遮蔽的常识。我们不妨拆开来随意看一看:

教亦多术矣,运用在乎人,孰善孰寡效,贵能验诸身。

这几句,只说一个常理:实用主义原则,或者如老毛子所言:实践是检验真理的惟一标准。

为教纵详密,亦仅一隅陈,贵能令三反,触处自引伸。

这几句,无非讲要让学生“学会学习”,能举一而反三,触类而旁通。叶老最讲“触发”,这也是自孔子以降的一个传统。

我前所提出批评的是这两句:

陶不求甚解,疏狂不可循。

因为这里将两种本应相互贯通的阅读方式对立起来,形成了不必要的冲突。这两种阅读方式的冲突,与“我注六经”和“六经注我”有些类似,与文本解读中的作者中心立场和读者中心立场有些类似——其实陶潜本意,是关系中心,交互中心。我们都知道陶的原文是“好读书,不求甚解;每有会意,便欣然忘食。”如果叶圣陶只是批评陶潜“不求甚解”这四个字的字面意思,而实际上也赞同他的阅读会意说,那么这就没有什么问题。但问题是叶圣陶的阅读法,确实过于强调渐修,过于强调从局部、细部出发来理解文本——解释学循环说,不理解整体便不能理解局部,不理解局部就不能理解整体。这个悖论指出了阅读要达到理解、领悟,需要同时从两个方向开进。而事实上,真正的理解往往是浪漫、精确、综合的不同程度的实现,如有些刹那领悟,就是三个阶段在片刻中得以完成。而一般的经典文本细读,就需要完整地经历这三个阶段。关于这些,实在可以写成一篇大论文。这里便恕不一一展开。

后面叶圣陶用最长的篇幅,讲他所提倡的文本细读之法:

甚解岂难致?潜心会本文。

作者思有路,遵路识斯真。作者胸有境,入境始与亲。

一字未宜忽,语语悟其神,惟文通彼此,譬如梁与津。

这些确实讲得甚妙甚是。“潜心”的姿态,“会本文”、“识斯真”、“与亲”、“悟其神”的阅读目的,这些真是值得我们今天的肤浅阅读、油滑阅读学习与警惕。一字未忽、遵作者思路的传统方法,虽然有可商榷,但确实也不能全盘否定。但这些文本细读,如果没有和我刚才所说的解释学循环和浪漫精确综合过程相互补,没有与完形说、顿悟说相互补,就会留下许多偏颇。

学子由是进,智赡德日新。文理亦畅晓,习焉术渐纯。

这四句,一是讲阅读教学的双重目的:德智双修。即今天被错误地说成人文性和工具性的统一的东西(因为语文没有本性,只有教育目的,事实上,就是既要育人之精神、思想、道德,又要启人之智慧、予人以知识。)可见叶的视野并没有局限在工具论的价值澄清立场上(但工具说的兴起,却绝对与他有关,与他在四十年代的经历有关)。其中“智”的核心部分,叶老说是识文之理,进而掌握写文章的“术”。但也正是在这里,为语文教育造成精神与工具的“精神分裂症”,埋下了伏笔。最后一句顺带讲了阅读与写作的关系,连后面的作文教学的几句,也都只是常谈。

操觚令抒发,二事有可云,多方善诱导,厥绩将无伦。

一使需之切,能文意乃申,况复生今世,交流特纷纭。

二使乐其业,为文非苦辛,立诚最为贵,推敲宁厌频。

叶老讲作文教学,有两件要特别重视,一是要让学生有作文需求,相当于有饥饿感要食物一样;二是要让学生乐写作文,相当于这食物还要美味一样。但其实后面还是从作文教学上,直接走了作文的另外两点:真情实感,反复推敲。

常谈贡同辈,见浅意殷勤。前途愿共勉,服务于新民。

如叶老自己所谦,这只是贡献给同辈的常谈而已,诚心诚意,殷勤真挚,但确实也算不得深见宏识。

  评论这张
 
阅读(179)|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